1W8C1201-2

 

雖然只是 42.195 公里,但對我來說,卻又更遠了一些。

或許有些朋友知道,我之所以會去跑『馬拉松』,是出自於一個很戲劇性的理由。

 

我很討厭跑步,極度討厭。我從小的運動神經就很差;打籃球投不進籃框、打棒球打不到球、踢足球也踢不到球…『運動』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沒有『成就感』的事,因此,我會翹體育課。老師常以『跑操場』作為逞罰我的方式,對我來說:跑步 = 處罰。而國中時胖到 70 公斤、高中時罹患重度憂鬱症…無論如何,『馬拉松』都與我的生命扯不上關係。

2011年10月,陪伴了我13年(包括重鬱症時期)的愛貓『譚大寶』突然因病去世了,他對我來說就如同親生弟弟一般,甚至是我媽之外最重要的家人。即使心中有多大的不捨與悲傷,翌日我依然必須隻身前往日本東京工作,而且是拍攝國際知名設計師品牌的模特兒工作…壓力之大可想而知。

那位設計師是我長久以來的偶像,能擔任偶像品牌的模特兒應該是極開心的一件事,但生命中突然少了一個親人,心情終究很難平復下來。我在行李箱中放了一雙跑鞋,打算在東京夜跑(也不過是想跑到便利商店去買瓶紅酒)。當晚氣溫 6 度,下著小雨;南青山街頭有許多身著專業裝備的人在夜跑,可能是為了 12 月份的檀香山馬拉松在做練習?也可能對長跑狂熱的日本人無時無刻都是如此跑著?

總之,『極快樂』與『極悲傷』兩種情緒同時存在腦內,包括一個人身處異鄉的孤獨感。我在冷冽的空氣中跑著跑著…不由自主地想起很多很多事情…拄著拐杖的爸爸(其實爸爸離開我 18 年了,他的長相在記憶中有點模糊)、因憂鬱症而孱弱的自己、離開這個世界的朋友、太早出社會所經歷的種種挫折、抱著譚大寶時那種溫暖而柔軟的感受……

跑著跑著,我哭了出來,而且是放聲大哭。我對於自己二十幾年來的人生經歷感到不可思議,一個人曾承受如此巨大的壓力都能度過,而現在居然邁開大步在跑著,沒錯,『跑著』,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『跑著』…生命是如此地不可預測…

當晚,我立下決定,我要完成全程馬拉松。那夜是2011年10月,剛好是一年半之前。

 


 

「如果你想跑步,跑個一英哩就好。如果你想體驗不同的人生,那就跑場馬拉松吧。」- 奧運金牌得主 Emil Zatopek

 


 

有了目標就要開始前進。

常有人問我第一個撞牆期是在跑到幾公里的時候?我總回答:「國父紀念館一圈(1.4 公里)」(笑)

聽到的人往往覺得不可思議,一個體能這麼差的女生,居然想要跑全馬?

我也不知道是自己的『處女座完美主義』使然,還是意志力異於常人地堅強…?每天 5 公里的練習量對於有運動習慣的人而言或許沒什麼,但對我來說真的是奇蹟。一年之後,2012 年 10 月,我完跑了人生中第一場 21 公里半馬賽 – San Francisco舊金山女子馬拉松,成績是 2 小時 25 分。

歷經了舊金山陡峭斜坡的『震撼教育』之後,接下來幾個月我又以輕鬆的心情完成了上海馬拉松、台北馬拉松的半馬。然後,開始為名古屋的全馬作準備,增強為每日 7 公里的訓練量 + NTC、瑜珈…練習時我總想著:「天啊,連我都可以這樣跑了,應該每個女生都可以做到。」

2013 年 3 月,也就是我『立誓』要跑全馬後的一年半後;我從一個連 1 km 都跑不完的肉腳,成為能在五小時內完跑 42 公里的跑者。

 


 

先前向大家介紹過『名古屋女子馬拉松』了:
http://goo.gl/9IVeh

我在前一天晚上只睡了約 3 個小時(心情緊張,加上不太習慣飯店的床鋪硬度),但比賽當天早上卻異常亢奮,一起跑就知道自己狀況很好,於是頭 21 公里非常輕鬆,一直在人群中超車、穿梭。過了 21 公里,到 30 公里左右開始感受到肌肉的疼痛,我當時的應對方法是找個配速與自己差不多的女生,以相同的速度跑在她後面。

然後到了 30 公里,天堂來了,我很明顯感受到腦內啡的分泌(Runner’s high)。全身發麻、雙腳的疼痛完全消失、左耳聽到間斷而令人舒服的高頻聲音…但這天堂只維持了一公里,隨後立即進入地獄。

32 公里到 37 公里絕對是地獄…該怎麼形容呢?不是『痠痛』,就是很單純的『痛』,大腿與小腿、臀部的肌肉就像是被火燒灼一樣。天候對精神力也是極大的考驗,當時突然下雨、刮大風、氣溫還驟降到 5 度以下…我被雨滴打到眼睛都睜不開…忍受著極大的疼痛感移動著雙腳、卻灰心地覺得自己再也無法前進…不可能停下來,當時氣溫太低,如果停下來改用走的,體溫驟降、乳酸堆積會更痛…只好一直繼續跑下去。

37 公里時,疼痛度達到最高點。我落下眼淚,在心中默默對譚大寶說:「大寶,你姊姊是個很厲害、可以跑完 42 公里的人喔~」然後,我笑了出來,雖然眼淚並未止住,但我確實以這個意念撐過下來。

最後的 5 公里,我在一萬四千多人中奇蹟遇到日本 Nike AFE Running Team 的女生,她們的速度很快,於是我也提高了速度(反正最艱難的地方都過去了),跑過 42 公里立牌時所有的女生都在放聲尖叫,我們四個人手拉著手狂奔過最後 195 公尺。那感覺真的太奇妙太奇妙…度過終點線那一刻,我的心中帶著極具大的喜悅。然後我看了看左手腕上的 GPS 手錶:04:57,四小時五十七分,我做到了(笑)

 


 

 

回想起自己在這一年半所經歷的一切都覺得很不可思議。

在全馬啟程的當天早上,我對所有人說:「今天將是我的生日。」完成 42 公里的這一天,將是我重生的日子。

生命的歷程是不可預測的,但就跟馬拉松一樣,重點在於完成它。

我是歐陽靖,往後我會繼續堅強地跑下去 ♥

 


 

「我學到無論跑步與人生都沒有所謂失敗,只要你拒絕停下來。」- 波士頓馬拉松冠軍 Amby Burfoot

創作者介紹

GinOy's OFFICIAL BLOG

GinOy歐陽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